教育

首页 股票 资讯 教育 学习 历史 健康 生活 题库 母婴
子栏目:

《资治通鉴》原文及译文?(82)

时间:2020年12月27日 19:24:07 来源:www.whykang.com 阅读:

  [6]迩:近。

  [7]匹夫:泛指寻常的个人。

  [8]封事:密封的奏章。

  译文李建成夜召李世民,请他饮酒借机在酒中下毒,酒后,李世民忽然心痛,吐血数升,淮安王李神通扶他回西宫。

  高祖到西宫探望李世民,问了他病情,下诏书给李建成说:"秦王向来不能饮酒,以后再不要夜饮了"。

  对李世民说:"首倡起兵的大事,平定海内,都是你的功劳。

  我想立你为太子,你坚持不肯;

  况且建成年长,又做了很长时间太子,我不忍心废黜他的储位。

  看你们兄弟似乎互不相容,一起待在京邑长安必定会有纷争,我派你回行台,驻于洛阳,陕州以东都奉你号令。

  让你建天子旌旗,如汉梁孝王旧例"。

  李世民流泪哭泣,推说不愿远离高祖膝下。

  高祖说:"天下一家,西京和东都离得很近,我想念你了就去看你,不必为此难过"。

  秦王快要出发时,李建成、李元吉商议:"秦王如果到了洛阳,有土地有军队,就无法再控制了,不如把他留在长安,那样他不过是个寻常人,制伏他也容易"。

  于是他们秘密地让几个人密奏皇帝,说"秦王左右听说往洛阳,无不欢喜雀跃,看来他们的野心很大,恐怕一去之后就不会再回来"。

  又派皇帝亲近宠信的大臣以利害关系劝说高祖。

  高祖的想法改变了,秦王去洛阳的事就被中止了。

  原文建成、元吉与后宫日夜谮诉世民于上,上信之,将罪世民。

  陈叔达谏曰:"秦王有大功于天下,不可黜也。

  且性刚烈,若加挫抑,恐不胜忧愤,或有不测之疾,陛下悔之何及"!

  上乃止。

  元吉密请杀秦王,上曰:"彼有定天下之功,罪状未著,何以为辞"!

  元吉曰:"秦王初平东都,顾望不还,散钱帛以树私恩,又违敕命,非反而何?

  但应速杀,何患无辞"?

  上不应。

  译文李建成、李元吉和后宫嫔妃日夜在高祖面前讲李世民的坏话,高祖渐渐相信了,准备治李世民的罪。

  陈叔达劝谏说:"秦王有大功于天下,不可废黜。

  而且他性情刚烈,如果加以压抑挫折,恐怕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愤怒忧伤,可能会出意外,到那时陛下就后悔莫及了"。

  高祖也就不再追究。

  李元吉秘密地向高祖奏请杀秦王,高祖说:"秦王有定天下之功,罪状并未显现,用什么理由杀他呢"?

  李元吉说:"秦王刚刚平定东都的时候,迁延观望不回长安,广施财物收买人心,又违抗父皇的诏命,这不是造反又是什么?

  就应该立刻处死,哪还用得着担心没有理由"?

  高祖不肯答应。

  原文秦府僚属皆忧惧不知所出。

  行台考功郎中房玄龄谓比部郎中长孙无忌[1]曰:"今嫌隙已成,一旦祸机窃发,岂惟府朝涂地[2],乃实社稷之忧;

  莫若劝王行周公之事[3]以安家国。

  存亡之机,间不容发[4],正在今日"!

  无忌曰:"吾怀此久矣,不敢发口;

  今吾子所言,正合吾心,谨当白之"。

  乃入言世民。

  世民召玄龄谋之,玄龄曰:"大王功盖天地,当承大业;

  今日忧危,乃天赞也,愿大王勿疑"!

  乃与府属杜如晦共劝世民诛建成、元吉[5]。

  注解[1]行台考功郎中:秦府属官,吏部官员,掌官员考核事宜。

  房玄龄:唐代初年名相。

  比部郎中:刑部所属四司之一的比部司官,掌稽核簿籍。

  长孙无忌:先世为鲜卑拓跋氏,后改为长孙氏。

  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内兄,文德顺圣皇后的哥哥。

  [2]涂地:彻底败坏而不可收拾。

  [3]周公之事:西周时,成王年幼,辅政的周公旦诛杀叛乱的管叔、蔡叔等诸侯,安定天下。

  [4]间不容发:中间容不下一根头发。

  比喻与灾祸相距极近,情势极其危急。

  [5]杜如晦:出身于西北望族,唐初名相。

  译文秦府官员都担心害怕,不知如何是好。

  行台考功郎中房玄龄对比部郎中长孙无忌说:"如今秦王和太子的嫌隙已成,一旦事情发作起来,不只是王府和朝廷受到损害,实在也是国家的祸患。

  不如劝秦王效法周公诛管、蔡之事以安定皇室和国家。

  如今正是存亡之际,间不容发,机会就在今日了"。

  长孙无忌说:"我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只是不敢说出来,如今您所说的话正合我的心意,我一定去和秦王说"。

  于是他就向秦王进言。

  李世民召房玄龄共同商议,房玄龄说:"大王功盖天地,应当继承大业。

  如今局势危急,正是上天帮助我们,希望您不要犹豫"。

  就和府属杜如晦共同劝李世民诛李建成、李元吉。

  原文建成、元吉以秦府多骁将,欲诱之使为己用,密以金银器一车赠左二副护军尉迟敬德[1],并以书招之曰:"愿迂长者之眷,以敦布衣之交"。

  敬德辞曰:"敬德,蓬户瓮牖[2]之人,遭隋末乱离,久沦逆地[3],罪不容诛。

  秦王赐以更生之恩,今又策名藩邸,唯当杀身以为报;

  于殿下无功,不敢谬当重赐。

  若私交殿下,乃是贰心,徇利忘忠[4],殿下亦何所用"!

  建成怒,遂与之绝。

  敬德以告世民,世民曰:"公心如山岳,虽积金至斗,知公不移。

  相遗但受,何所嫌也!

  且得以知其阴计,岂非良策!

  不然,祸将及公"。

  既而元吉使壮士夜刺敬德,敬德知之,洞开重门,安卧不动,刺客屡至其庭,终不敢入。

责任编辑:丁萌

上一篇:《左传》原文及译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