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首页 股票 资讯 教育 学习 历史 健康 生活 题库 母婴
子栏目:

《资治通鉴》原文及译文?(77)

时间:2020年12月27日 19:24:07 来源:www.whykang.com 阅读:

  勇尝指皇后侍儿谓人曰:是皆我物。

  此言几许异事!

  其妇初亡,我深疑其遇毒,尝责之,勇即怼[5]曰:会杀元孝矩[6]。

  此欲害我而迁怒耳。

  长宁[7]初生,朕与皇后共抱养之,自怀彼此,连遣来索。

  且云定兴女,在外私合而生,想此由来,何必是其体胤[8]!

  昔晋太子取屠家女,其儿即好屠割。

  今傥非类,便乱宗祏[9]。

  我虽德惭尧、舜,终不以万姓付不肖子!

  我恒畏其加害,如防大敌;

  今欲废之以安天下"!

  注解[1]检校:调查。

  刘居士:上柱国彭公刘昶之子刘居士,在东宫掌管皇太子宿卫,为七品官。

  刘居士不守朝廷法度,屡次犯罪,文帝由于刘昶的缘故,每次都宽宥了他。

  于是刘居士有恃无恐,党羽有三百人,他们无故殴打路人,侵夺财物,为非作歹,甚至连公卿大臣、后妃公主也都不敢和他们计较。

  后来有人上告说刘居士图谋不轨,文帝下令将刘居士斩首,很多公卿子弟受到牵连而被除名为民。

  [2]作色奋厉:神情凌厉凶狠。

  [3]骨肉飞腾:形容太子暴跳如雷、激动愤怒的样子。

  [4]妨:妨碍,受限。

  [5]怼(duì):怨恨。

  [6]元孝矩:隋臣,太子妃元氏父亲。

  [7]长宁:太子勇的长子长宁王俨,云昭训所生。

  [8]体胤:亲生的后代。

  [9]宗祏(shí):宗庙中藏神主的石室。

  亦借指宗庙、宗祠。

  译文杨素于是明确地说:"臣奉敕来京,令皇太子追查刘居士余党。

  太子奉诏之后,神色凌厉,非常愤怒地对臣说:刘居士党羽已经全都伏法,让我还去哪里追讨?

  你作为右仆射,身负重任,自己应该去追查此事,与我有什么相干!

  又说:当年以隋代周,如果大事不遂,我就会先被杀,如今做天子,竟然令我的处境还不如诸弟,每件事都不能自己做主。

  又长叹回顾说:我实在是觉得自身处处受到妨碍。

  "文帝说:"此儿不能胜任太子之位已经很久了,皇后也一直劝我废黜他。

  我念着他是我布衣时所生,又居嫡长,希望他渐渐改过,所以才隐忍至今。

  杨勇曾经指着皇后侍儿对人说:这些将来都是我的。

  这句话很奇怪。

  其妇刚去世时,我很怀疑是被他毒死的,曾经责备过他,杨勇就怨恨地说:早晚我要杀掉元孝矩。

  这明明是想要害我而迁怒的。

  长宁王刚生下的时候,朕与皇后一起抱养他,他自己心里分别彼此,连连派人来要回去。

  何况此子是他和云定兴之女在外私合而生的,这样的出身想来未必是真正的皇室血脉。

  昔日晋太子娶了屠家女,其儿就爱好屠割。

  倘若长宁王并非太子后代,便是混乱宗室。

  我虽然没有尧、舜那样的德行,但终究不会将百姓交付给不肖子。

  我一直以来怕他加害,如防大敌;

  如今想废黜太子以安天下"。

  原文左卫大将军[1]五原公元曼谏曰:"废立大事,诏旨若行,后悔无及。

  谗言罔极[2],惟陛下察之"。

  注解[1]左卫大将军:禁军大将军之一。

  [2]罔极:无穷尽。

  译文左卫大将军五原公元曼劝谏说:"废立大事,诏旨一旦颁布,后悔就来不及了。

  谗言无穷尽,陛下一定要明察秋毫"。

  原文上不应,命姬威悉陈太子罪恶。

  威对曰:"太子由来与臣语,唯意在骄奢,且云:若有谏者,正当斩之,不杀百许人,自然永息。

  营起台殿,四时不辍[1]。

  前苏孝慈解左卫率,太子奋髯扬肘[2]曰:大丈夫会当有一日,终不忘之,决当快意。

  又宫内所须,尚书多执法不与,辄怒曰:仆射以下,吾会戮一二人,使知慢我之祸。

  每云:至尊恶我多侧庶,高纬、陈叔宝岂孽子[3]乎?

  尝令师姥[4]卜吉凶,语臣云:至尊忌在十八年,此期促[5]矣。

  "上泫然曰:"谁非父母生,乃至于此!

  朕近览《齐书》,见高欢纵其儿子,不胜忿愤,安可效尤邪"!

  于是禁勇及诸子,部分收其党与。

  杨素舞文巧诋[6],锻炼[7]以成其狱。

  注解[1]辍(chuò):停止。

  [2]奋髯:抖动胡须。

  激愤或激昂貌。

  扬肘:挥舞手臂。

  [3]高纬、陈叔宝:分别为北齐、陈朝的亡国之君。

  孽子:庶出之子。

  [4]师姥:巫婆。

  [5]促:快到了,逼近。

  [6]舞文巧诋(dǐ):罗织罪名,蓄意毁谤。

  [7]锻炼:罗织罪状,陷人于罪。

  译文文帝不听,让姬威陈述太子的所有罪恶。

  姬威说:"太子历来和臣所说的话,都是相当骄奢的。

  他说:如有劝谏者,就应当处死,不必等到杀百来人,进谏的自然都不敢出现了。

  营建台殿,一年四季不停止。

  之前苏孝慈从左卫率解任,太子抖动胡须,挥舞手臂,很激愤地说:大丈夫总会有一天扬眉吐气,总不会忘记今日之事,到时候就可以顺着我的心意了。

  又宫内所需的东西,尚书大多遵守法度不肯给,太子就发怒说:仆射以下,我早晚杀一二人,让他们知道轻慢我的坏处。

  经常说:陛下讨厌我多内宠和庶子,可是像高纬、陈叔宝这些亡国之君又何尝不是嫡子!

  曾经让巫婆为他占卜吉凶,对我说:陛下忌在十八年,日子就快到了。

  "文帝流泪说:"谁不是父母所生的,竟做出这样的事来!

  朕最近看《齐书》,见高欢放纵其子,觉得不胜愤怒,这样的事怎么能效仿呀"!

责任编辑:丁萌

上一篇:《左传》原文及译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