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首页 股票 资讯 教育 学习 历史 健康 生活 题库 母婴
子栏目:

《资治通鉴》原文及译文?

时间:2020年12月27日 19:24:07 来源:www.whykang.com 阅读:

  《资治通鉴》原文及译文?

《资治通鉴》周纪三家分晋原文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初,智宣子将以瑶为后。

  智果曰:"不如宵也。

  瑶之贤于人者五,其不逮者一也。

  美髯长大则贤,射御足力则贤,伎艺毕给则贤,巧文辩慧则贤,强毅果敢则贤,如是而甚不仁。

  夫以其五贤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谁能待之?

  若果立瑶也,智宗必灭"。

  弗听,智果别族[1]于太史为辅氏。

  赵简子之子,长曰伯鲁,幼曰无恤。

  将置后,不知所立。

  乃书训戒之辞于二简,以授二子曰:"谨识之"。

  三年而问之,伯鲁不能举其辞,求其简,已失之矣。

  问无恤,诵其辞甚习,求其简,出诸袖中而奏之。

  于是简子以无恤为贤,立以为后。

  简子使尹铎为晋阳。

  请曰:"以为茧丝[2]呼?

  抑为保障[3]呼"?

  简子曰:"保障哉"!

  尹铎损其户数。

  注解[1]别族:从智氏宗族分出,另立族姓。

  [2]茧丝:指敛取人民的财物像抽丝一样,不抽尽就不停止。

  [3]保障:指待民宽厚,少敛取财物,犹如筑堡为屏障一样。

  译文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当初,智宣子准备立智瑶为继承人。

  族人智果说:"不如立智宵的好。

  因为智瑶比别人贤能的地方有五点,却有一点短处。

  他留有美髯,身材高大,是一贤;

  擅长射箭,驾车有力,是二贤;

  技能出众,才艺超群,是三贤;

  巧言善辩,文辞优美,是四贤;

  坚强果决,刚毅勇敢,是五贤。

  虽然有如此的贤能,但他唯独没有仁德之心。

  如果他运用这五种贤能去驾驭别人,而用不仁之心去力行,谁能受得了呢?

  如果立智瑶为后,智氏种族必遭灭门之灾"。

  智宣子对此置之不理。

  智果为了避灾,改依别族为辅氏。

  赵国大夫赵简子的大儿子叫伯鲁,小儿子叫无恤。

  赵简子不知道立哪一个为继承人会更好,于是他把日常训诫之言刻写在两块竹简上,分别交给两个儿子,并嘱咐道:"用心记住这些话"!

  过了三年,赵简子叫来两个儿子,询问他们竹简上的内容。

  大儿子伯鲁说不出来,让他拿出竹简,他说早已丢了。

  赵简子又问小儿子无恤,他则熟练地将竹简上的话背出,问他竹简在哪儿,他立即从袖中取出奉上。

  通过这件事,赵简子认为无恤贤能,便立他为继承人。

  赵简子派尹铎去治理晋阳,尹铎请示:"您是打算让我去抽丝剥茧般地搜刮财富呢,还是把那里建为一道保障"?

  赵简子说:"建为一道保障"。

  尹铎便去整理户籍,减少交税的户数,减轻百姓的负担。

  原文简子谓无恤曰:"晋国有难,而无以尹铎为少,无以晋阳为远,必以为归"。

  及智宣子卒,智襄子为政,与韩康子、魏桓子宴于蓝台。

  智伯戏康子而侮段规。

  智国闻之,谏曰:"主不备,难必至矣"!

  智伯曰:"难将由我。

  我不为难,谁敢兴之"?

  对曰:"不然。

  《夏书》有之曰:一人三失,怨岂在明,不见是图。

  夫君子能勤小物,故无大患。

  今主一宴而耻人之君相,又弗备,曰不敢兴难,蜹、蚁、蜂、虿[1],皆能害人,况君相乎"!

  弗听。

  注解[1]虿(chài):蛇、蝎类的毒虫的古称。

  译文赵简子对儿子无恤说:"晋国如果有祸乱,你不要嫌尹铎的地位低,不要嫌晋阳地方远,一定要以他那里作为依靠"。

  等智宣子去世后,智襄子智瑶继位当政,他与韩康子、魏桓子在蓝台饮宴。

  席间,智襄子戏弄韩康子,又羞辱了他的国相段规。

  智瑶的家臣智国听说此事,便告诫说道:"主公,您不加提防,灾祸就一定会降临啊"!

  智瑶说:"别人的生死祸福都取决于我。

  我不降灾落祸,谁还敢兴风作浪"?

  智国说:"并不是您说的那样。

  《夏书》上有这样的话:一个人屡次犯错,人们的怨恨往往克制着不表露出来,所以要在不显著时谨慎提防。

  贤德的人要在小事上谨慎戒备,才能避免招来大祸。

  现在主公在一次宴会上就得罪了人家的国君和国相,事后又不加戒备,还说别人不敢兴风作浪,这恐怕不行啊!

  蚊子、蚂蚁、蜜蜂、蝎子都能害人,何况是国君、国相呢"!

  智瑶不听。

  原文智伯请地于韩康子,康子欲弗与。

  段规曰:"智伯好利而愎,不与,将伐我;

  不如与之。

  彼狃于得地,必请于他人;

  他人不与,必向之以兵。

  然则我得免于患而待事之变矣"。

  康子曰:"善"。

  使使者致万家之邑于智伯,智伯悦。

  又求地于魏桓子,桓子欲弗与。

  任章曰:"何故弗与"?

  桓子曰:"无故索地,故弗与"。

  任章曰:"无故索地,诸大夫必惧;

  吾与之地,智伯必骄。

  彼骄而轻敌,此惧而相亲。

  以相亲之兵待轻敌之人,智氏之命必不长矣。

  《周书》曰:将欲败之,必姑辅之;

  将欲取之,必姑与之。

  主不如与之以骄智伯,然后可以择交而图智氏矣。

  奈何独以吾为智氏质乎"!

  译文智瑶向韩康子提出割地要求,韩康子不同意。

  段规说:"智瑶贪财好利,又刚愎自用,如果不割地给他,他一定会讨伐我们,不如答应他。

责任编辑:丁萌

上一篇:《左传》原文及译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