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首页 股票 资讯 教育 学习 历史 健康 女人 母婴 题库
子栏目:

文康网 > 教育 >

奥斯曼帝国五百年(二十四)

奥斯曼帝国五百年(二十四)

时间:2021年06月08日 20:36:35 来源:www.whykang.com 阅读:

  奥斯曼帝国五百年(二十四),下面是本站编辑关于奥斯曼帝国五百年(二十四)的详情解说:

与哈布斯堡家族的持久战

西线并非无战事。

  1593年,在主战派老将古贾·森纳帕夏的推动下,作为实力派军人政治家权力斗争的结果,奥斯曼帝国再次出兵哈布斯堡家族占领下的匈牙利。

正如前文所述,匈牙利被哈布斯堡家族与奥斯曼帝国分区占领,还有被迫向双方的官吏都缴税的地区,双方的争夺已经常态化,不缺少全面开战的借口。

这次对匈牙利的军事行动,让多瑙河以北的奥斯曼帝国的三属国陷入混乱状态,在匈牙利境内的战线上,奥斯曼帝国军队处于劣势,有鉴于此,特兰西瓦尼亚倒向哈布斯堡家族,摩尔多瓦和瓦拉几亚两国领主也调转枪口,对准奥斯曼军队。

  奥斯曼军队顾此失彼、穷于应付,战争长期化了。

  在此期间,奥斯曼两度支配的主要据点布达也深陷包围,但没有陷落。

1603年,战况开始有利于奥斯曼帝国。

  特兰西瓦尼亚、摩尔多瓦和瓦拉几亚的战局都发生了逆转。

  哈布斯堡军队杀死了瓦拉几亚大公;

  特兰西瓦尼亚发生了反哈布斯堡家族的叛乱。

  另外,奥斯曼军队方面,在大宰相拉腊·穆罕默德帕夏的领导下,挽回了匈牙利的败局。

  1606年,双方在缓冲地带西特瓦托罗克议和谈判。

长达十三年的战争,没有绝对的胜利者。

  奥斯曼军队多次克服危机,守住了旧的领地。

  但也可以说,16世纪前半期帝国的优势已经一去不复返。

  哈布斯堡家族没有发挥军事技术的优势,也没有一如既往的维持住匈牙利、特兰西瓦尼亚本土势力的完全信赖。

  1606年签订的和约让双方维持了六十年的和平。

持久战的意义

战争给奥斯曼帝国带来了深远影响。

  战争持续了十三年,奥斯曼帝国慢慢摆脱了战争前半期的被动局面,双方最终恢复到开战前的状态。

这种“反败为平”的背景是战争开始后不久,奥地利军队显示出新技术的优势,奥斯曼帝国“以敌为师”,也在战场上应用新技术,才得以挽回被动局面。

  16世纪后半期,欧洲的“军事革命”主要包括三方面:

一、意大利筑城术的推广;

二、火枪的改良和步兵火枪的充实;

三、进攻以火器为中心之后战术的改良。

奥斯曼军队迅速改良了耶尼切里军团,从安纳托利亚农村募集能够使用火器的非正规步兵,虽然他们未经过长时间训练,但也开赴前线,投入战斗。

  前述“军事革命”的第二个方面,奥斯曼帝国也对欧洲奋起直追。

  只是,战争结束,这些非正规军失去了用武之地,成为社会不安的因素。

在军事技术方面,奥斯曼帝国在第一点和第三点基本上和欧洲保持同步。

  但是,在16世纪,奥斯曼军队的总体优势已经丧失。

  战争已经很难为帝国开拓新的空间。

  在帝国的东西线,除穆罕默德三世外,再也没有苏丹御驾亲征;

  苏丹再也不是驰骋疆场的武夫,而是在伊斯坦布尔深宫享乐的君王而已。

插图说明:黑人宦官长 黑人宦官长成为苏丹和母后与军人政治家之间的中介,掌握实权。

  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收藏。

  原书第181页。

后宫的作用

苏丹整日在托普卡帕宫殿寻欢作乐,后宫的作用日益凸显。

  苏丹实质的政治功能在弱化,政治实力派须通过在后宫服务的人员,才能达到利用苏丹的目的。

  此外,幼主继位,母后和外戚的影响力就会加强。

  穆拉德三世的生母努尔·巴努开创了皇太后居住在托普卡帕宫殿的先例,后宫的工作人员及相应的经费都在增长。

后宫的服务由黑人宦官担任。

  17世纪以来,一直有三到五名领薪的黑人宦官,其中的黑人宦官长位置在负责郎官教育的白人宦官长之上,负责整个宫廷事务的协调与管理。

  他们和帝国的政治官僚不同,属于苏丹的私佣。

  他们利用自身职务的特点,谋求到了管理以苏丹名义设立的宗教捐赠项目的职位,借机敛财。

  而且,为麦加、麦地那设立的宗教捐赠管理者也是黑人宦官长担任。

  黑人宦官多出身苏丹(今苏丹共和国所在地区),在埃及接收阉割手术后被进献到伊斯坦布尔。

  因此,很多黑人宦官在隐退以后返回埃及,在那里还能发挥影响力。

从16世纪下半期开始,在后宫内部形成了以苏丹的母后为顶点的等级制度。

  母后以下,是给现任苏丹生育了男孩的妃子,她们被称为“哈塞基”。

  后宫的女性大部分是战争俘虏或作为贡品的奴隶。

  虽说是女奴,但地位又有很大差别,后宫是她们接受教育的场所,后宫也可视作对日常生活的繁文缛节与森严的等级观念加以灌输的女性学校。

  宫廷中的女性“前辈”对后来者负有教育的义务。

  宦官长起到的是类似于舍监的作用,随后,在苏丹母后的眼里,那些优秀的女性可能成为苏丹的侧室。

另外,苏丹的母后和生育了男孩的王妃们在参与类似于欧洲王室外交的活动。

  从穆罕默德三世的母后萨福艾妃寄给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信函来看,她们用欧式的皇家礼仪在联络,并且曾经互赠礼物。

后宫的重要作用是为奥斯曼家族养育子孙。

  除穆拉德三世外,苏丹的侧室很少,其余的女性到了一定年龄,可能被许配给同样是宫廷郎官出身的军人政治家,然后就可以离开宫廷了。

多子不多孙的穆拉德三世给奥斯曼帝国带来了改变苏丹皇位继承方法的契机。

  他生育了很多孩子,1595年他驾崩时,已经有了十九个男孩。

  继位的穆罕默德三世不忍心杀害和自己年龄悬殊的幼弟,又没法破除这种残忍的传统,最终还是将他的所有兄弟一律绞死,并且废除了王子在帝国行省担任军政官的惯例。

新苏丹继位后,在托普卡帕宫门前,前苏丹和他儿子们的棺木排成长长一列,人们泣不成声,这是《年代记》留下的记载。

  此后继位的艾哈迈德一世没有杀死自己的弟弟穆斯塔法,新苏丹继位时的血腥弑亲在1603年以后逐渐淡化。

  当然,苏丹的继承规则没有进一步明确。

  不由父传子,而由一族中年长者继承的情况也很多。

  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苏丹作用的变化。

插图说明:托普卡帕宫殿的后宫内部 周边是女性的住所,后宫的女性有的是从奴隶市场购买的,有的是从各地进献而来。

  出身于巴尔干和高加索者很多。

  原书第182页。

政治的混乱与重整

杰拉里叛乱

围绕匈牙利和奥地利的战争,围绕阿塞拜疆与高加索地区和萨法维王朝的战争还在持续,已纳入版图的安纳托利亚和叙利亚多次发生叛乱,叛乱者被称为“杰拉里”。

  杰拉里本是对16世纪初安纳托利亚地区的山贼的称呼。

  后来,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袭击防卫薄弱的农村和市镇的草寇和暴徒、从政府脱离出去的叛军、和政府对立的各阶层的叛乱者最后都被称为杰拉里。

  先前被称为“凯兹巴什”的反政府游牧民,16世纪下半期以后,其外在的什叶派色彩逐渐淡化,也被称为杰拉里。

1570年代以后的安纳托利亚,小规模都市暴动频繁发生。

  大约在1596年,第一波大规模的“杰拉里”叛乱开始了。

  这时候的杰拉里多数是曾经作为非正规军参加对哈布斯堡家族战争的安纳托利亚农民。

  随着维也纳包围战的结束而被解雇的他们,带着包括火器在内的武装返回故乡,和偶发的下级军人叛乱合流。

  他们当中,在几代前刚刚定居的游牧民有很多(或已经定居的他们中的很多人几代以前是游牧民)。

  只要配备武装,他们在战争中和军人同样活跃,这一点在对哈布斯堡家族的战争中已得到证明。

  被随意遣散的他们中的部分人没有返回农村,和其他暴徒一起,在安纳托利亚横行一时。

伊斯坦布尔政府忙于东西两线作战,无法分派足够的兵力,叛乱者更为猖狂。

  拉卡·亚兹杰在1602年身亡,他的兄弟德里·哈桑继之而起。

  其他地方还发生了乌金·哈里尔之乱和卡伦德尔奥尔之乱。

  骑马作战,机动力很强的流寇集团在各地袭击村镇,结果,许多地区的村庄在奥迪曼帝国的经济帐簿上消失了。

在领有村庄靠税收生活的在乡骑士被叛乱者夺走口粮,他们自身也杰拉里化了,出现恶性循环。

  更严重的是,在追缴拉卡·亚兹杰叛军的过程中,卡拉曼行省的军政官对待遇不满,阵前倒戈,这是军人之间的权力斗争给叛军火上浇油的明显例证。

另外,在叙利亚,杰昂普拉特家族也挑起暴乱。

  杰昂普拉特家族是库尔德族,他们以阿勒颇为据点,这场叛乱与其他的安纳托利亚的叛乱不同,属于传统的本土阿拉伯人对奥斯曼帝国中央集权的挑战。

  其首领阿里帕夏一度与意大利的地方诸侯缔结协约,其目标是从奥斯曼帝国分离出去。

这些叛乱的军队的首领,多数是奥斯曼帝国的中下级军人。

  因此,政府有时采取招安措施,封叛军首领为县或行省的军政官,目的是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

  这是对新征服地区的旧领主采取的办法。

  在这一时期,叛军首领被任命为遥远的巴尔干地区的军政官员的例子有很多。

  政府希望这些叛军首领离开根据地,避免让新的叛乱者加入他们的军队。

但是,和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的战争一结束,库由吉·穆拉特帕夏率领的政府军转而采取强硬政策平叛,到1608年,多数叛乱已经被镇压下去。

  第一次杰拉里的浪潮基本结束。

小股残余力量分散到各地,已经不能和政府军长期对抗了。

插图说明:非正规兵(黎凡特) 17世纪以后,在伊斯坦布尔流行的《人物画集》中收录的非正规兵画像,肩扛大型火枪。

  原书第183页。

  以上就是关于“奥斯曼帝国五百年(二十四)”的介绍。

责任编辑:褚兴英

上一篇:得意的近义词

下一篇:没有了